名师在线
提问:   提问时间:2013-01-18 09:21:38

我们的教育何时才能不再“毁人不倦”?


解答:   解答时间:2013-01-18 09:21:38 提问状态:已解决

春节期间,每次碰到老师,听见他们议论最多的就是分数;每次遇到家长,听见他们关心最多的就是分数;每次遇到校长,听见他们交流最多的就是升学率。我倍感疑惑:当今教育,没有分数,就不是好学生;没有分数,就不是名教师;没有分数,就不是名校、名校长。难道中国教育不相信分数以外的东西?  著名经济学家朗咸平曾说道:我们这一代,现在最对不起的,就是孩子。因为,我们的教育,这些年来,讲一句难听的话,我们在干什么,我们在培养解题高手。对,仅仅是培养解题的高手。为什么要培养解题的高手呢?因为评价的方式到现在为止,还只是一元的,即分数决定一切。
  我们不能不遗憾地看到:在不少地方,在高高举起的素质教育大旗的背后,应试教育却愈演越烈,甚至登峰造极。一些领导担心教师不够勤奋,于是天天灌输“今天不努力工作,明天努力找工作”,并配套出台大量的精细化管理制度。无非就是“市场化操作模式”,以扣(钱)代管:迟到,扣;争吵,扣;考绩差,扣……扣款幅度也如同猪肉价,不断上涨。严重者(比如连续两次考绩最末的),甚至还有调离的危险。当然,在诸种潜在的“威胁”中,最可怕的非考试莫属。一番算分排名下来,教者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失利者工资少了不说,还要上台作深刻检查,甚至招致领导亲自深入班级“解剖”。无论是出于养家糊口的经济角度,还是为维护教师那可怜的自尊,哪一位甘愿失利?
  不难想象,收入本就属于社会底层的教师,身在时刻“丢钱”和“丢脸”的双重威胁的工作环境中,不能不打起精神,去拼命工作,去力争考试分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样把本来属于教师自觉的崇高的职业责任感,硬是加入了功利因素,变成了被动的敬业,被动的奉献。同事们都在为摆脱“危机”而起早摸黑,积极工作,你一个人好意思面对这强大的“竞争氛围”而无动于衷?迫于现状,作为教师,不得不用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和各种层出不穷的方法,迫使学生无休止的看书作业,眼近视了,人痴呆了,体能下降了,个性没了,人性没了,创造性没了。我们正在以毁灭学生天性和能力的代价去换取那可怜的分数和升学率的,并乐此不疲,正所谓“毁人不倦”!说中国教育是“毁人不倦”的教育未免有点过激,但在现实生活中“毁人不倦”的教育现象确实又是屡见不鲜的。从“诲人”到“毁人”仅一字之差,但其对学生的影响却是有天壤之别的。“毁人”的教育不仅能毁灭一个学生,更严重的可能会毁灭一个时代、一个民族。
  有人也许会说,上级不是早就禁止排名了吗?
  不错,但行内人士都知道,那只是限于学生。其实,中国教育的很多问题都集中在教师身上,而解决问题的症结也在教师身上。给学生减负的口号喊了多年,却是越减越重,根源只有一个:教师的负担越来越重;不准给学生排名的要求说了多年,仍屡禁不绝,答案也只有一个:教师自己在被要求排名。而排名的依据只有一个,那就是学生考试的成绩。
以“传道、授业、解惑”为天职,以“塑造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为己任的教师们,被看成是从事“太阳底下最辉煌”职业的人。他们从校长坐在话筒前手捧着各班考试成绩的对比表,严肃地进行“教学质量”分析的那天起,便把所有教书育人的工作重点转移到试卷的分数上去了。
  所以现在每位教师的教学法宝仍像我几十年前做学生时一样还是“考考考”,当然,当今老师手中的武器随着现代工业文明突飞猛进的发展已有了极大的改良,他们利用电脑、打印机、油印机等锐利而高效的电器设备轻而易举就可以印出一大摞的题来。然后用不容置疑的所谓标准答案和日渐完善的改题技巧,很快就能将成绩登录在案。这些被称为“教学成绩”的几个阿拉伯数字在今天就代表了一位教师的全部:教学能力、道德水平、智商才识、思想品德、专业水准等;这几个数字自然而然地演变成了教师评先进、选优秀、得奖金、升职称等等争名夺利的唯一资本;也正是这几个数字将老师彻底催化成了急功近利、唯分是图的势利小人。
  唯分数论英雄,分数造就了许多“好老师”。 有许多教师教学质量好,领导喜欢,群众尊敬,经常被评先评优。 他们的教学质量为什么好?无它,战术“好”而已 。
    第一是加时战术。
  稍有教学经验的老师心里非常清楚:只按教育局发的教材进行常规化教学,教学成绩肯定上不去,除了上课外,午休他要去督促做他的作业;读报课、文体活动时间都是他的;星期六、星期天把学生叫到家里来补课。拼命的占用时间。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许多人都会归结到应试教育,都是为了高考时考个好成绩,争取进入名牌或重点大学,这样将来才有美好的前程。然而名牌重点总是稀缺的,为了提高挤进去的概率,只有考进重点高中,重点初中、重点小学以至重点幼儿园,除此而外,还要学生刻苦刻苦再刻苦,整天钻到书山题海中,争取每次考出好成绩。于是,成绩提高了,身体累坏了,缺乏必要的生活经验及做人常识,整个一个学习机器。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都采取了哪些措施呢?无非是严令学校不得为学生补课,学生必须准时到校、离校,不得在学校超时停留;但这些举措下来,都成了花拳绣腿,面对日益沉重的学生负担,越演越烈的择校问题,只能望洋兴叹。
    第二是题海战术。
  因为每份试卷里的试题在教材中不一定都有。所以要想在考试中取得优异成绩,就必须要做各类的“模拟题”,从大量的题海中像淘金的矿工从泥沙中筛选金沙一样,艰难地从成堆的习题中去“撞题”。有一位老师,期末统考中,他教的学生大部分都是九十多分。他是怎么教出来的?搞的就是题海战术:那个学期,他让学生们做了100张八开的试卷。
    第三是应试战术。
  他们的教学,什么做人、生活一概不会教,要教的就是要学生如何应付考试,如何猜题,如何答题,明白出题意图,知晓阅卷规则。
    第四是惩罚战术。
  那些心地越是凶狠的老师他这一科的成绩就越好,因为学生最怕罚抄作业,最怕放学后“留堂”,更怕动不动就叫家长。
  曾经听过一个笑话,有一天,一个交警在十字路口拦下一个违章者,这个人连忙说:“我是一个老师,要赶着去上课。”这个交警一听,高兴地说:“哦,是老师啊,那不罚你款了”,这个人高兴地连说谢谢,“不,你只要把“我违章了”这几个字抄写100遍就行了,这是我当交警的一个最大心愿,你今天算让我如愿了。”
  可笑吗?就像我们现今的教育体制一样可笑,但令人不安的是我们的教育体制不仅仅是可笑而已,它太可怕了。我们想想“罚抄XX次”, “把家长请来”的结果是什么呢?是学生掌握了呢?还是学生爱做作业,爱学习了呢?恐怕恰恰相反罢了。这是在“毁人”而不是“诲人”。这样的老师越是敬业,毁的孩子越多,厌学的学生越多。曾和一个常顶撞老师的学生谈心。他说起在小学时因为做错题,老师扇了他64个耳光,老师打他的时候,他没有哭,在心里数着。从此,他不再学数学,从此对老师充满仇恨。听他诉说的时候,我的心战栗,眼中盈满泪水。这个老师可曾知道,他的负责,毁了这个孩子的一生。尊重学生,尊重生命真的不是一句空话啊!
  然而,除了屈服,学生们别无选择,老师叫干什么,学生就干什么,他们完全像一群被人强制管教的囚犯,又像一群被人绑在架上强行灌食的鸭子,已经初步具备了从两足动物向四足动物退化的充分条件。只是他们早已失了主动觅食的兴趣和能力。学习,本来是人类为使自己摆脱愚昧,获取智慧,陶冶情操,追求心灵愉悦,掌握基本生存技能的快事,却变成了“做题为考试,考试为分数”的苦差,教师和学生一道在其中痛苦地呻吟、绝望地挣扎。一些老师对差生百般歧视,想方设法把他(她)们赶出自己的教室。一个小错误就停课,剥夺差生的考试权,硬把学生往绝路上逼,造成师生关系紧张,有时演变为恶性事故,给教师、学生、家庭造成巨大危害,这方面的例子很多。……
    第五是投机战术。
  当分数成为教师的一切时,分数也成为了教育的一切。于是教师的一切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获得分数,这些办法包括一切正当和不正当的手段,反正他们心底里也明白,这几个数字根本上就无法代表自己和自己所教学生的真才实学。教学完全蜕变成了一种赶进度、完任务、走过场的形式。教师讲课的水平高不高,课堂的驾驭能力强不强,课讲得生不生动,活不活泼,有没有启发,富不富于哲理,闪不闪烁着思想的火花,具不具备着创造力,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试卷里不考这些。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少老师除了进行应试操练之外,还在考试作弊上使尽浑身解数,优生和学困生"肥瘦搭配""手拉手",如何传递纸条,等等,真不知这样做,学校究竟是"育人"还是"育鬼"?我还听见有的老师恬不知耻地说:“作弊也是一种素质。”还有在阅卷和登记成绩时搞鬼,因为某某题目评分吵架的也不少,后来有的单位发现问题,教导主任亲自登分。一个好的评价体系"能把鬼变成人",一个不好的评价体系"能把人变成鬼"。
  平时的测验老师最怕学生作弊,可一旦遇到最后决定性的考试时,教师又恨不得把所有的题和答案在考前都告诉自己班的学生。“投机”的确是现行应试教育获得成功最为省时、省力、富于成效的方法,当分数被当成学生和教师的一切时,学生和教师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来获取分数了。这时考试就变成了教育的目的,而非用来检查学生掌握所学内容的手段。
  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思想下成长的孩子,从一出生起,从走上传统的教育之路的那天开始,就注定了必须背负光耀门楣的使命,承载着“知识改变命运”的真理,默默坚信只有在好的大学才有前途的说法。每位学生在进入自己所考取的那间学校时,唯一的凭证和资本就是试卷上的分数。成绩单就像贴在每件从车间运送出来的产品上的合格证一样说明并代表了一个学生的一切。每个学生将按他考试分数的多少,像生产车间采购来的原材料一样被分为一、二、三等品后重新分班,并为下一轮的加工作好准备,而在新学校所接受的为期数年再加工的目标,依然是几十分钟就可以完成的一张试卷。每位学生在经过从小学到中学十二年的漫长加工历程之后,由三天的高考一锤定音。
  于是,学生完全为提高成绩而学习,夜以继日地做着老师布置的作业,没有时间去感受自然界的神奇,没有精力去感知世界的人文变化,机械地围绕一本书、一支笔、一张课桌度过天真的青春。这样就忽视了要教育和培养学生具有创造的想象力。“德、智、体”全面教育成为单个文化教育的牺牲品,学生有了“文化”,却与时代需要的全面高素质人才,越来越远。易中天对良师的基本要求是“不把学生毁掉”。陶行知说,在我们的冷眼之前,可能就有牛顿;在我们的棍棒之下,可能就有瓦特;在我们的恶语之中,可能就有爱迪生。作为教师,我们每天都要扪心自问:“今天我毁人了吗?”
  鲁迅先生笔下的“三味书屋”已经不再,可是拿着“戒尺”的“私塾先生”们却仍然随处可见,为了考试的一些可怜的可悲的分数,我们曾经绞尽脑汁地教学生怎样应对考试,怎样才能考到高的分数,而把其他应该做的事束之高阁,这难道是一个教师仅仅要做的吗?不!绝对不是!可是,你们也不要过分的责怪他们,其实他们也不愿这样做,这也是万不得以而为之,因为现在的教师工作评价体系过于片面而单一。学校评价教师工作的唯一标准就是分数,一张八开的试卷就决定了一个老师工作的一切。所以,除了无奈有谁愿意那样去做?其实,他们多么想带着孩子们在操场上痛痛快快的跑一跑,教他们唱一唱心中那一首最动人的歌,画一画心中那一幅最美丽的画。
  “中国的大学为什么培养不出大师级的人物?”这就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尽管根源有种种,但学生的课业负担过重,是罪魁祸首,此话绝不为过!我想:要解决学生负担沉重问题,除了教育部门的切实改革之外,还必须从改变家长的升学就业观念着手,要让他们认识到,不能以过去的眼光来看待学生的学习了,不能一心只为了提高学生的成绩。教育本身就是一个广义的词语,文化成绩只是教育的其中之一,而现实却是把文化教育摆放在“佛”的位置上,学生虔诚跪拜在“佛”前,一切以文化教育为中心,致使学生沦落为不折不扣的“求佛”群体。守此失彼,求知的文化成绩是提高了,却把全面教育的文明教育、道德教育、思想教育等等统统搁置一边。
  教育的相关问题有时候感觉好像已经病入膏肓了,无医可治。但如果换个角度,则发现问题是如此的简单,解决它其实就在一念之间,然而这难的就是观念的转变。一个完善的教育体系应该是传道、授业、解惑三者并重,要结束中国教育“毁人不倦”的现状,必须结束如今“授业”独大的教育模式。其实人们很早就在呼唤给学生减负,使其向素质教育转型,可十多年过去了,学生的负担越来越重,好像陷入到泥潭中,越挣扎越沉沦。 压抑的学习氛围,没有尽头的学习之涯,苦海之舟。原本属于那个年龄的安然,接受了原本不属于那个年龄的多愁善感,载着孩子们承受不起的重负踽踽而行。
  “分数第一”造成的应试化教育愈演愈烈,学生负担严重超负荷、教师工作压力和负担太重。 扼杀了我国青少年的自由思想和创新精神,使学校教育偏离了方向,使中小学教师的心灵蒙上一层抹不去的阴影,加快了教师职业倦怠的步伐。教学效果评定中如何使用考试和考试分数?我本人的主张,不是要废除考试,而是要改良考试。不是以考试分数为唯一指标,而是以考试分数为整个评价体系的一项指标,给考试分数一定的比重和地位。
  试问:我们的教育何时才能不再“毁人不倦”?... ...

 参考书屋
    友情链接